您好,歡迎您來到中國醫學科學院輸血研究所!

從兩張軍用飯票追憶起一次驚險的遭遇

文章來源: 離休支部 李志遠 發布時間:2015-07-15 【字號: 瀏覽次數:
 
    最近在整理我保存的收藏品時,找出了兩張志愿軍的軍用飯票(如圖)。這種軍用飯票是60年前朝鮮戰爭時中國人民志愿軍印發的,限于出差時在軍內各單位用餐時使用。人老了愛憶往事,看著這兩張小小的軍用飯票,使我思緒萬千,浮想聯翩,心潮難平,從而勾引起了在那烽火連天、硝煙彌漫的朝鮮前線一次驚險遭遇的回憶,雖然已經過去60年了,仍記憶猶新,當時的一些細節還深深刻在我腦海里。
    1953年3月初,我在朝鮮開城前線志愿軍第65軍195師后勤處任醫政股長時,奉命到前沿陣地上去檢查衛生防病工作和宣講衛生課,我帶上醫政股張鳳閣軍醫和通訊員、朝鮮族戰士小樸,到駐守在漢江北岸白馬山下的我師584團3營陣地上,住進該營的坑道中,幾百米之外的漢江南岸便是侵朝美軍和南朝鮮李偽軍的陣地。第二天早飯后,該團衛生隊長曹連雨同志(我在白求恩醫大學習時的同學)趕來,準備和我們一起到連隊去檢查衛生,當我們剛走出坑道口不遠,便聽到飛機轟鳴聲,發現有四架美軍飛機由南方向我陣地飛來,我們迅即跳進附近的戰壕中隱蔽。敵機先是在上空盤旋了兩圈,然后便穿梭般的向下俯沖投彈、掃射,炸彈、燃燒彈、子母彈像雨點般地傾瀉下來,山坡上的陣地頓時火光沖天、硝煙四起、一片火海、草木燃燒,到處是坑坑洼洼的彈坑,一片狼籍,炸起的泥沙、碎石鋪天蓋地的打落在我們身上。更為驚險的是,敵機的狂轟濫炸,將我們住的坑道口炸塌陷了,坍塌的泥土碎石把坑道口堵塞的死死的。曹連雨同志詼諧的說:“好險??!如果我們晚出來一會兒,可能都去見馬克思了。”是??!幸虧我們早出來了才躲過一劫,如果真的晚出來幾分鐘,其后果真的不堪設想。
    敵機轟炸一陣子后便飛走了,當我們剛跨出戰壕,抖了抖身上的泥土碎石,準備起身離開時,不料又有幾架印有白色五角星的美軍油挑式轟炸機飛來。這是一種兩側機翼各裝制有一個副油箱的輕型轟炸機,好像挑著兩個油筒似的,所以我們都形象地戲稱它為“油挑子”。這時我軍陣地上已組織起了對空射擊網,當敵機向我陣地低空俯沖時,指揮員一聲令下:“打,狠狠地打。”戰士們立即投入了戰斗,端著步槍、沖鋒槍、輕機槍射出了一串串子彈,密集的火力射向敵機,只見有架敵機劇烈地抖動了一下,然后沒命地爬高,搖搖晃晃拖著一股濃濃的黑煙,栽向了漢江南岸的敵軍陣地上,其他幾架敵機也調轉機頭,一溜煙地倉皇逃竄了。這時陣地上一片歡騰,戰士們歡呼著叫喊:“快看哪,打中了,敵人的‘油挑子’栽下去了。”有個戰士還向著天空大叫:“美國佬你別跑慢了,老子用曬衣服的竹竿子把你捅下來。”另一位老戰士則幽默地說:“這次用步槍對空‘練天靶’,打下了他狗日的一架‘油挑子’,真叫人過了把癮。”戰士們的胸襟就是如此的博大寬廣與充滿革命的樂觀,對勝利滿懷信心與希望。這就是被祖國人民稱為“最可愛的人”的志愿軍戰士不畏強敵,敢于勝利的革命意志和革命精神。當時,我們很快便跑過去向他們表示由衷的祝賀。
    三月上旬末,接單位通知,要我們馬上返回,去參加師政治部組織的對斯大林去世的悼念活動。當時我國和原蘇聯的關系正處于最佳的歷史時期,而蘇聯當時又是社會主義陣營的老大哥,對其領袖斯大林的逝世,部隊各級都在舉行悼念活動。就這樣,我們的衛生檢查工作還沒有結束,軍用飯票也沒有用完,便匆忙離開前沿陣地返回了原單位,幾張軍用飯票便被我保存了下來,一直保存到現在,因此,它可以做為那段歷史的見證。見證了我英勇頑強的指戰員們,積極響應志愿軍總部《關于推廣用步槍、機槍打敵機和成立防空組的號召》,全軍迅速開展起了對空射擊活動,有效地打擊了低空飛行的敵機,到處都有擊落、擊傷敵機的好消息,從而使指戰員們消除了恐懼敵機的思想情緒,鼓舞和堅定了指戰員們痛打敵機的決心和信心。同時它也見證了我志愿軍在以彭德懷司令員兼政委和鄧華副司令員兼副政委為首的志愿軍總部直接領導和指揮下,與朝鮮人民軍經過兩年零九個月的浴血奮戰,用劣勢的裝備,終于戰勝了裝備精良又具有空中優勢的美國侵略軍,迫使美國于1953年7月27日在板門店簽署了《朝鮮停戰協議》,從而取得了抗美援朝的偉大勝利,保衛了祖國的安全,保護了朝鮮國土的完整,盡到了應盡的國際主義義務,對祖國和人民交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回顧到此,不由使我又聯想到當前錯綜復雜的國際形勢和動向。當今我國雖處于國泰民安,太平盛世和社會主義偉大復興中,國際地位和綜合國力也有了空前提高,但國際上仍然矛盾迭起,紛爭不斷,局部戰火時有發生,世界并不太平。因此中央領導曾不斷提醒我們要“居安思危”,要有“憂患意識”。當前特別值得我們關注和警惕的是;日本右翼勢力活動猖獗,軍國主義思潮發展、泛濫,威脅著東北亞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朝鮮戰爭停戰后,美國不甘心在戰場上的失敗,為了維持其霸主地位,又將日本拉上了支持其爭霸的戰車,極力扶植日本極右勢力和軍國主義死灰復燃,使日本軍國主義思潮開始發展和泛濫,成為一顆長在我們身邊的“毒瘤”。從歷史上看,日本軍國主義勢力的發展,導致成挑起一系列對外侵略戰爭,給亞洲國家和人民造成深重災難,而對我國的侵略是時間最長,造成的損失最大。時到現在,他們不但不反省和懺悔,反而極力肯定和美化。同時又與美國相勾結,別有用心地大肆渲染“中國威脅”論,構筑對華包圍圈。在日本國民中煸動敵視中國的情緒,不斷對我國挑釁和制造事端。近一個時期,日本政府導演的釣魚島“購島”鬧劇就是突出的一例。日本右翼勢力和某些軍政要人,甚至狂忘地揚言要派軍艦、動用武力去“保衛”其竊占的我國釣魚島及周圍島嶼。但是,當今的中國早非“東亞病夫”,早已不是甲午戰爭后被日本蹂躪和欺侮的中國了,也早已不是“九·一八”事變后被日本侵略和宰割的中國了。偉大的13億中國人民,決不會坐視自己的神圣領土再受到侵犯。如果日本極右勢力和軍國主義余孽野心不死,一意孤行,膽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侵犯我國神圣領土,威害我國核心利益,毋庸諱言,定會遭到強盛起來的中國人民重拳出擊,最后只會落個頭破血流、徹底失敗的可恥下場。如今的中國,有決心和恒心,有能力和實力來捍衛自己國家領土主權的完整和統一,任何外來挑釁和侵犯是絕對不會得逞的,何去何從?日本的右翼先生們和軍國主義余孽及其徒子徒孫們去惦量著辦吧!

   
                       \
  
 
作者:李志遠 收藏打印
?
69久久久久9999